<td id="o2f7w"></td>
    1. <acronym id="o2f7w"></acronym>
    2. <big id="o2f7w"></big>

      迪文小说网 > 玄幻仙侠 > 大汉龙骑 > 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 寿春之战(232)
          <content>

          “将军,秣陵军如此在这里阻击我们,看起来是为了黄?#39029;?#36864;,但有没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其主力趁此在休整,是要在吴郡筋疲力尽之际,再杀回来?”

          虽然是在?#35828;?#38754;前,但吕蒙也不敢在军?#36234;?#22827;称呼,军可不家里,下?#34892;潁?#23562;卑有别,稍作犹豫,说道:“有这样?#30446;?#33021;性,但是还很难判断。”?#35828;?#20854;实并不像吕蒙去考虑那么多,不管怎么说,南昌的秣陵军那几个,现在面前的秣陵军已经不成气候了,至于其余秣陵军是当真跑掉了还是在休整,他当然希望是休整了,那样的话,以现在的气?#30130;?#19968;举?#40644;?#23558;秣陵军全部拿下也不成问题。

          这个时候,不管吕蒙的担忧是多余还是分析的完全正确都已经不重要了,现在要做的是是尽快击败这里的秣陵军,再看黄忠他们现在所处何地,所以眼下首当其冲的是抓紧时间,越早结束眼下的战斗越好。

          当即吕?#26432;?#22312;?#35828;?#30340;要求下带领着部队向秣陵军再一次杀了过去,战鼓号角声直冲云霄,杀声大作,但秣陵军又怎么可能那么不堪一击,呐喊着,喊杀声完全不输九江军,甚至隐隐有盖过了他们的鼓声的趋势。

          到了现在,敌军仍有如此高昂士气,这一幕让?#35828;?#24863;觉到了一丝?#24187;睿?#32780;随后当鲁肃的部队杀了出?#26149;螅?#20182;才确定吕蒙的猜测是真的,但这个时候没有后路可退,当即加大了进攻的力度。

          双方再次混战在一起,战斗之惨烈让看在眼里的他心脏不停在剧烈跳动着,尤其是徐盛,这是之前他从未见过的敌将,但是他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却足够让人咂舌,只见他在身后援军支援来之后,立即大喊一声,挥舞着长枪再一次主动杀了过来,他疯狂喊杀,疯狂砍杀,样子简直像是下了山的?#31361;ⅲ?#30524;睁睁看着那么多的九江军死在他的手里。

          在他的带领之下,秣陵军的攻势越来越猛了,尤其是陈武那边,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在这时,吕蒙的支援终于抵达,之前是陈武援吕蒙,此时是吕蒙助陈武,立即大吼一声:“九江军的兄弟们,随我杀敌!”

          正是吕蒙的驰援,将秣陵军刚升起的反攻势头,立即便被打了下去,被九江军迅速淹没!

          九江军在吕蒙的带领下发起的反冲锋,一个个如同嗜血猛兽,张着血盆大口,杀向了秣陵军。

          “顶住,防御!”鲁肃本想着来一搏冲锋看看能不能直接将敌军击退,没想到却是这样一个情况,看着秣陵军连连后退,?#30446;?#22987;慌乱的一刻,徐盛发威了。

          当鲁肃与秣陵军节节败?#35828;?#19968;刻,徐盛却如同神兵天将,持着长枪,傲立在战场之,他没有后退一?#21073;?#21453;而还将面前的九江军连连击杀,正是他的存在,正是他勇猛表现,鼓舞了后?#35828;?#31203;陵军,让他们没有再一?#21329;?#19979;去,甚至还在倍受鼓舞下,主动聚集在他的身边,挡住了九江军的叔伯进攻。

          敌人显然不会这?#27492;?#20102;,尤其是主将凌操更是不断观察着战场,他?#25104;?#24773;阴晴不定,短短几百米的距离,?#26149;?#36133;?#35828;?#31203;陵军杀了个难解难分,甚至还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而更让他气氛的是,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没有?#40644;?#25932;军的进攻,望着一具具堆积起来的尸体,怒火烧,继续进攻,必须要将敌军拿下。

          这一回,一直冷眼旁观的?#35828;?#20063;不得不亲自加入战场,不成功便成仁,这是凌操派人带给他和陈武的话,二人已经没有任何选择,只能进攻,全力以赴击退秣陵军。

          是在没有平静下来的战场喊杀声再次响起,震天撼地,但秣陵军在徐盛的带领下,其顽强岂是九江军轻易能从正面?#40644;?#30340;,也正是在这样不间断的进攻,双方的进攻再一次变成了消耗战。

          谁也奈何不了谁,谁也战胜不了谁,这么不断消耗着,你来我往,前一刻对付占了风,下一刻?#30452;话?#22238;了劣势。

          这一战可以说是足以让徐盛铭记的一场战斗了,在他的记忆真说起来参加过的战斗虽然也不能算少,但真正能够让他记住的惨烈的战斗却并不多,但眼下这一仗足?#36234;?#20837;前三,如果说累?#35828;?#31243;度,那绝对是第一,当年算是山伏虎杀豹,?#35009;?#20687;今天这样呼哧呼哧喘着大气,可是越是累,他越不断的提醒自己,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松,若这口气泄了下来,那他们完了,黄忠也将大败,正是不断的暗示与打气,才让他坚持了下来,也才能让他在秣陵军即将败?#35828;?#19968;刻,守住了战阵,并在他的带领下挡住?#35828;?#20891;进攻的同时发起了反击,

          激烈的战场之,九江军的攻?#31080;?#38459;止,并且被击退,秣陵军因为徐盛的顽强与存在,让九江军吃尽了苦头,如果继续这样战斗下去的话,陌生是打到天?#20102;?#26159;明天和后天可能也不会分出一个结果来,此刻在凌操脑海只回荡着一句话,那是必须要寻找破敌的办法必须要改变目前难以寸进的现状。

          他们被秣陵军堵着,陌生是消灭秣陵军了,是连从正面?#40644;?#37117;难,在经历多次战斗之后,尤其是这一次被徐盛硬生生搬回来之后,凌操相信算继续正面进攻也很难再?#40644;骑?#38517;军。

          如?#35828;?#39037;强以及忍心,算凌操是第一次指挥作战也看明白了战场的?#38382;剑?#26356;何况他虽然第一?#25105;?#20027;将的身份统帅全局,但并不是说他一句没有作战的经历,反而正是因为有过常年领兵作战的经历才让他瞬间明白了这一点。

          别?#27492;?#20204;在兵力占尽着一定的优?#30130;?#20294;却受困地形,其实真正同时与敌军作战的士兵,兵力并没有多大的优?#30130;?#20063;是说在全局的战场他们四万?#35828;?#37096;队自然声势更大,可是在局部的战斗,双方的兵力却是相差不多的。

          这一切他当然清楚是?#35009;?#21407;因,?#28909;?#26159;秣陵军在此伏击,必然是精心挑选之后才做出的决定,?#28909;?#25932;军经过挑选了交战地点,肯定要有利于他们,站着地利嘛,这也是他们占据着人数的优?#30130;?#22914;果在兵力相等的情况下,可能还真会遭受到毁灭性打击,又哪里会像现在陷入与敌军无休止的缠斗之,甚至还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伤亡代价,而这么大的代价?#23588;幻?#33021;让他们前进一步。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想一个办法,破敌的办法。蓦地,凌操眼闪过一道光彩,之前是想打出气?#30130;?#27491;面?#40644;疲?#29616;在看起来又点困难了,那?#27492;?#24615;把后备部队都都放进入,从两翼包抄,他立即将?#35828;?#19982;吕蒙从战场喊了下来,让他们二人带领本部分别从两翼包抄过去,而他率领军与陈武继续正面冲击秣陵军,这样一来,他又?#21028;?#19981;管秣陵军多么完全,也绝对不可能在三面夹击之下还能坚持下去。

          当?#35828;卑?#33258;己的提议说了出来之后,二人也都完全支持他的计划,甚至相信只要成功的话,那么秣陵军一个也逃不走,在这里要让其全军?#35009;弧?br />
          他二人对凌操这个决定非常满意,甚至再次之前?#35828;?#21644;吕蒙也都有过这样一个想法,但是之前他们都有所顾虑,甚至心底都觉得很快能够解决秣陵军,那又何必再去做这些多此一举的事情呢?

          但到了此刻,一个时辰后,再想想当时不屑一?#35828;姆从Γ?#36824;真的是打脸,但也正是因为天色越来越?#25285;?#35753;他们不得不有所改变,但是因为凌操没有放话,所以他们也只能一直与秣陵军正面对决,此刻凌操下定决心,那么根据他们对战场的判断,尤其是?#35828;?#22810;年的战斗经验来看,这?#31080;?#20250;是一条打?#39569;?#38517;军的妙?#30130;?#29978;至吕蒙还有点后悔,为何他没有早点香出这么一条妙计呢?

          其实这些他姐夫早想到了,只不过之前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有进行,而他没有想?#21073;?#26356;多还是因为初次战场根本没有?#35009;?#25112;斗的经验,但是他正在成长着,而以他这个年纪也一点都不算晚。

          那刘澜对吕蒙的印象来说,白衣?#23665;?#32477;对算得是他的巅峰一战了,在此之前刘澜几乎根本不知道此人,后来对他有所了解之后,才知晓了三日不见当?#25991;肯?#30475;这个典故的主人公。

          因为这些原因,吕蒙在他心无疑是大器晚成的典型代表,可事实,吕蒙绝对算得是年少成名的典?#35835;耍?#20174;孙策时期跟随其姐夫?#35828;?#22312;江东开始征战,到最后成为大都?#21073;?#22235;英之一,所以说他大器晚成,完全是因为他从一名纯武将变成一员儒将的印象,但在此之前,吕蒙其实已经可以称得是孙坚帐下的一员猛将。

          而起日后武双全的吕蒙,此时的他虽然也算得是年少成名,但也只能称之为将,战场厮杀的猛将,和陈武、凌操们没有任何差别,所以指望他现在会有极大的改变,看穿一切,显然是真的难为他了。

          但战场的东西,其实说困难很困难,但真要说简单的话,也很简单,尤其是对吕蒙这样极其有天赋的年轻人,一窍通也窍窍通了,之前他在权利冲锋依?#24187;?#33021;取得任何进展之后,他其实在心底里非常担忧继续这样下去会让他们陷入非常不利的的处?#24120;?#20294;随着凌操做出了决定之后,他才真正的?#21028;?#19979;来。

          这一刻他确实不用再去担心了,只要能?#35805;湊占?#21010;的进行,那最后必然会获得胜利,但之后会不会有变数,那是未知数了,其?#37011;?#24515;底里最担心的还是黄忠和南昌出来的秣陵军,如果有变数,他相信一定是他们,但是他的提?#36805;?#26412;没有任?#25105;?#20041;,何况姐夫?#35828;?#36824;不让他说话,这件事也这么不了了之,但是在与姐夫分开的一刻,他还是提醒了一下姐夫?#35828;保?#35753;他无小心黄忠有可能随时杀出来。

          虽然他之后的话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是?#35828;备?#26412;没给他这个机会,不是?#35828;?#19981;信任他,而是?#34892;?#35805;根本不需要他这个乳臭未乾的毛头小子来提醒,他现在能想到的,?#35828;?#21448;何尝想不?#21073;?#20940;操有何尝想不?#21073;?br />
          不然的话,凌操可能早分别了,还用等到现在,所以他早做好了任何可能出现变数的应对办法,之所以他没去提醒吕蒙,完全是给他提供一个锻炼的机会,如果黄忠不出现那最好,时候再对其进行一番指点,可如果黄?#39029;?#29616;了,那么让他吃点苦头,也好让他学到战场之的生存法则是?#35009;矗?#26159;要考虑周全,只有这样他才能张记性。

          不是?#35009;?#20154;都能一鸣惊?#35828;模?#34429;然他对其有所期待,希望他能够给自己一丝惊喜,但这毕竟只是希望罢了。

          两人分别带着部队离开,军虽然少了他们,但是因为凌操率领主力的加入,战事反而变得没那么紧张了,但是算是军到来,也很难攻?#39569;?#38517;军的正面防御,在他们的面前,加入战斗的凌操瞬间出现?#22235;?#20040;一种感觉,好像面前有一张无形大,不,是一堵看不见的高?#21073;?#19981;管他如何努力,是无法?#23454;?#21040;顶峰。

          对于吕蒙?#35828;?#26377;着自己的想法,过早看兵书其实对他有没有帮助,他觉得没有,当然不是说兵书没有用,而是兵书很有用,可是并不是?#35009;?#20154;从小看兵书及冠之后成为一代末将,而也不是?#35009;?#20063;不懂,在部队能成为末将。

          战争他相信是从战争领悟最快,但是兵书只是起到一个辅助的效果,所以他才会让他看让他听,而不发表任何评论,而随着他战斗的经验和?#38382;?#22810;了之后,再让他看兵书,但是看过之后,?#35828;?#26159;不会留给他,而是要收回的。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content>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复式连码计算器
      <td id="o2f7w"></td>
      1. <acronym id="o2f7w"></acronym>
      2. <big id="o2f7w"></big>

        <td id="o2f7w"></td>
        1. <acronym id="o2f7w"></acronym>
        2. <big id="o2f7w"></big>